第二零九章 现在你可以去死了(1 / 2)

加入书签 免费大秀直播

“这就是阿骨打?

我还以为是什么真正英雄好汉呢,却没想到畏畏缩缩一点豪气都没有!”

王跃一脸鄙视地亮出自己斧头,说话间随手交给了一旁的杨再兴。

后者恍如捧着圣物般激动地捧着消防斧,然后一脸庄严地后退,同时用威胁的目光,看着对面的女真将领。

后者警惕地看着他。

话说刚才那一战,杨再兴的凶猛可都看着呢。

杨再兴很干脆地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

而那女真将领傲然一笑。

大宋朝与女真年青一代的顶级猛将就这样完成第一次相遇……

好吧,这是完颜活女。

他是来为阿骨打与王跃的会面提出交涉,而交涉的内容很简单,就是王跃得先把这柄斧子放到一边,话说王跃这柄斧子已经完全被神话,谁都知道他那十丈内一击必杀的扔斧子手段,阿骨打可以与他相会,但他得把斧子放下,要不然他趁机给阿骨打脑门上来一斧子怎么办?

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说到底随着王跃的名气越来越大,他这一招飞斧开颅的把戏已经不灵了。

“这样你们就可以相信我的诚意了吧?你们也太胆小了,人与人之间难道就不能有一点信任了?”

王跃痛心疾首地说道。

完颜活女看了看他,确信这个家伙身上没有隐藏什么,然后他立刻挥动了手中旗帜,紧接着控制战马后退几步,拎着狼牙棒在那里保持警戒。

而就在同时他后面百米外,在两百精锐骑兵的护卫中,一顶黄罗伞盖开始缓缓向前,那下面一个裹着皮裘里面穿铁甲的老者骑着马,倒是身材魁梧,只是看上去病恹恹的精神极差。这就是阿骨打了,他其实已经五十五了,像他这种征战一辈子的,通常寿命损耗极快,他的确是一世枭雄,但年轻时候的骁勇无敌可都是透支生命的。

尤其是常年打仗,浑身恐怕早就伤痕累累,像这样的人都很难长寿。

实际上他已经快死了。

原本历史上他就是今年八月病死在回去的路上。

而这时候是农历二月下旬,原本历史上与他交涉燕山路移交问题的宋朝使者回去就说他已经病了,看上去身体状况很差。

这也是女真在拿下燕山后没有继续南下,反而向宋朝移交燕山府,甚至连雁门关外几个州也移交的原因,就是阿骨打已经快死了,他们内部接下来必须解决继承问题,暂时顾不上继续对外扩张。但不是女真一开始想遵守盟约,任谁看过大宋燕山之战的奇葩表现后,都控制不住那种冲动,他们把平州抓住不放,目的就是占据入侵的大门,然后准备接下来的全面入侵。

是阿骨打的病死暂时延缓了他们的行动。

直到吴乞买全面接手,然后又解决了北方残余的旧辽势力,这才毫不犹豫地大举南下,这些女真人其实很狡猾,他们战略清晰,目标明确,行动果决,他们的确是蛮族,但绝对不能把他们当成无脑的野蛮人。

相反这一代女真人都很聪明。

阿骨打很快走到十丈外,然后停在了王跃的正对面。

那些护卫的骑兵一个个严阵以待,完颜活女更是盯紧了王跃后面十丈外的杨再兴等人。

参加这次会面的还有好几个,韩世忠,李孝忠,李世辅,当然也包括几个常胜军将领,再加上张瑴部下大将张敦固,至于吴玠依然在和萧干排兵布阵,对面女真大军也在准备,他们的十万大军在燕山周围,而燕山城周长三十多里,各部集结同样需要时间。

目前在一线对峙的,只是阿骨打的女真主力和王跃的前锋常胜军而已。

按照约定双方中间留出三里间隔确保互相不攻击,在双方首领会面期间,其他各部逐渐就位准备决战,要知道双方将在这片战场投入十几万大军,而且多数是骑兵,所以战场宽度超过二十里。

前锋,中军,两翼,后卫,冲击骑兵,弓骑兵……

这种大战没那么简单。

如何指挥是一个系统工程,完全不是王跃这种野路子能解决。

也幸亏还有吴玠这样真正的名将,他和经验丰富的萧干,倒是真正充当了指挥官。

至于王大帅不需要搭理。

吴玠对他完全不抱希望,打起仗来他负责无脑冲就行。

不过此时王跃身边却并没有人,就是他孤零零一个人坐在马车上,面对着大批侍卫保护下的阿骨打,甚至就连他那些驾车的马都解下了,现在就是一辆驮着铁王座的马车停在那里。

再加上他把斧头给了杨再兴,这也算得上诚意满满了。

“你病了?”

王跃饶有兴趣地说道。

“你这宝座不错,比耶律延禧的强得多,珠宝再多终究不如刀子。”

阿骨打看着他身后的铁王座说道。

“看到你弟弟和儿子就没有点感触?”

王跃说道。

“若其死于勇士之手,那死了也不会辱没女真勇士之名,若其死于小人之手,那此等废物也只配炼人油。”

阿骨打淡然地扫了他弟弟和儿子一眼说道。

“我倒是忘了,你们还有这个习惯。”

王跃说道。

“我也会拿你炼人油的。”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