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一章 王跃雪夜袭辽阳(1 / 2)

加入书签 免费大秀直播

的确,要打就打个大的!

打那些杂鱼有什么意思,要打就直接怼到辽阳去!

漫漫风雪中,庞大的骑兵军团再一次出击,实际上他们在锦州才仅仅休整了不到两天,而且已经开始下雪,就连韩庆民这种土著,都把不建议王跃在这种情况下突袭辽阳。

这很明显就是发疯。

哪怕加上韩庆民部下的,也仅仅凑出不到三万骑兵。

而这不到三万骑兵里面还有近两万,已经在十四天里行军一千里,而且经历过一场大战。

然后要他们再奔袭四百里,去进攻女真在这一带的统治核心?

这简直就是疯了!

不过王跃一个来增援的都敢这样,韩庆民也不可能退缩,毕竟真要是让王跃突袭辽阳,那么接下来女真在辽河下游的统治很可能会陷入崩溃,说到底他们占领这片土地也没几年。辽阳一带是汉人和渤海人为主,高永昌先反辽再反金,直到六年前才被阿骨打杀死,女真彻底控制辽阳,而辽河西岸是在五年前蒺藜山决战辽国失败后才陆续被征服。

说起来也就才五六年而已。

而且王跃还有一个巨大的优势,那就是他部下主力的难民军,其实绝大多数都是这一带逃难的。

其中最精锐的怨军那些人,更是绝大多数家都是辽阳一带。

怨军最初的组建,就是因为高永昌的造反,这家伙反辽时候与阿骨打结盟南北一起动手,渤海和女真对汉人的清洗,导致了大量汉人难民,辽国就是因此召集这些难民组建怨军。不过高永昌造反的目的,根本不是和阿骨打一伙,而是重建他的大渤海国,所以又和阿骨打反目,这一带就这样在契丹,女真,渤海三家持续的混战中变成了白骨露于野。

而夹在其中的汉人只能不断逃亡。

然后这些逃亡的汉人,又逃到燕山府成了王跃目前主要打手。

他们熟悉这里的一切。

所以王跃此行虽然看似疯狂但也并不是胡闹……

呃,就是胡闹!

“燕,燕公,此处为何如此严寒?”

苗傅在马背上裹着皮草大衣,依然在风雪中哆哆嗦嗦地说道。

“这还冷?零下二十度,爱斯基摩人好天气!”

王跃站在铁王座前,仿佛抽风一样挥舞斧头嚎叫着。

其实也没那么严重,这时候算阳历已经是二月了,辽东湾沿岸这一带白天也就是个零度左右,晚上倒是能到零下十几度,不过今天主要是下雪,真要是直捣黄龙他也不敢选这样的季节。

这样的气温他部下完全能承受。

常胜军本来多半都是这一带的,所以不存在这个问题,哪怕张瑴和赤盏晖部下也都是类似环境,冀东山海关一带这个季节一样零下十度。

苗傅受不了很正常。

他之前在邢台一带生活,那里这时候已经快零上十度了。

不过让王跃意外的是,韩世忠这帮人倒是还能撑住,虽然主要是因为所有人都在沿途换上了皮草,但这依然很令人意外,不过想想也正常,他们那里虽然纬度的确远低于这里,但问题是地势高啊!

“却是很冷,不过比起陇上也冷不出多少!”

吴玠裹着皮草,在马背上欣赏漫天飞雪。

他家是德顺军水洛城,就是现代甘肃庄浪,海拔都两千了,本身比同纬度沿海几乎低十几度,这个季节估计也得零下十度。

“这倒是,我们那里四月有时候还下雪!”

李世辅赞同地说道。

他家陕北绥德一带,那里四月间下雪毫不奇怪。

这时候前面突然响起隐约的号声,王跃身旁一名士兵立刻举起军号,不断吹响嘹亮的号声,这个东西不算夸张,明朝就有,英国展出的明朝古董里面就有沐家使用的铜号。王跃这个比明朝版只是稍微改良,反正比牛角号传的远,然后远处那号声也在逐渐接近,很快风雪中一队骑兵的身影浮现,看到他们后立刻跑了过来,为首的在马车旁停下行礼……

“大帅,前面就是三岔河。”

他行礼说道。

“这鬼地方怎么一个人都看不见?”

王跃疑惑地说道。

这一路上他的确没看到有人,甚至从锦州到这里他就没看见过活人,死尸倒是看见了几具,就是几个零星的牧民,被他的前锋灭门的。

“回大帅,这一带原本就没人,这时候是冬天,各处都封冻,就连南边的海岸都冻住,若是开春解冻之后,这一带立时就是洪水泛滥,甚至海水涨潮还会倒灌回来,就是牧民游牧之地,没人在这里定居种田。直到过了三岔河之后才开始真正有人烟,不过也与燕山没法比,对岸不远就是海州临溟县,总共原本才一千多户而已。

这一带就是驿道上几个驿站。

前面是辽水馆,馆内就是几个驿卒而已,已经被属下解决。”

那军官说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