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三章 铁王座上的男人(1 / 2)

加入书签 免费大秀直播

形势就这样可以说急转直下,因为那些难民军……

其实是叫义胜军,在王跃作乱京城期间,因为女真迅速夺取西京一带,原本旧辽大将耿守忠率领大批溃兵南逃,并且得到宋朝方面的接纳,然后由他负责招募那些难民,组成一支类似于常胜军的军团。

目的就是制衡常胜军。

他们主要是驻扎晋北忻代一带,由沿边安抚使统辖,同样归属河东河北宣抚司指挥,与河东的宋军一起防御女真,但宋朝方面的官员也罢士兵也罢,都把这些山后汉人视为胡虏。毕竟这些人属于辽国已经两百年,这么漫长的岁月早就已经使得他们与南边的同胞完全割裂开,这种情况下互相之间摩擦不断,而且朝廷对他们的供应也不可能充足。

这是必然的。

最终结果就是这些人一看女真南下,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做带路党。

当然,他们本来就是些有奶就是娘的货色。

王跃手下其实也一样,但问题是他的供应充足,而且手段凶残,杀人的手段总是那么清新脱俗,最终恩威并施才控制住手下的难民。

难民就是这样子。

畏威才能怀德。

大宋威不值得人家畏,德也不够人家怀,自然是被出卖的货色。

最终耿守忠带着义胜军摇身一变成了女真的带路党,带着粘罕率领的大军长驱直入。

而大宋朝那些地方官和武将们,又很好地展现了他们的本质。

他们就是一群猪。

整个晋北战事,除了史抗和李冀那点微不足道的抵抗,剩下就全是逃跑和迎降了,忻州知州开门摆出仪仗迎降这种事情,更是彻底撕去了大宋朝的最后一点遮羞布。被这些神奇的对手惊呆了的女真铁骑,完全就像是一场狂欢般,在带路党的带领下长驱直入,转眼间包围了太原城。

至于童太师的临阵脱逃……

这个没什么可指责的,他就是留下死守除了搏一个壮烈的名声,其实对于这场战争的大局来说也并没什么好处。

他在外面更合适。

好在张孝纯和王禀也像原本历史上一样,利用那五千被童太师抛弃的胜捷军迅速在太原布防,然后终于遏制住了女真的大军,所以现在大宋朝的命运,也像原本历史上一样,寄希望于他们这座孤城了。好在这一次和原本历史上还是有所不同的,这次女真不是两路齐下,原本历史上那支最致命的女真东路军这次并不存在。但这一次也有一个对宋军更不利之处,就是阿骨打亲自统帅,而且兵力远远超过原本历史上粘罕的西路军。

所以开封可能没有太大危险,但太原战场却更难打。

五万女真骑兵。

再加上目前传说已经暴涨到超过五万的仆从军。

“这就很尴尬了!”

王跃一脸无语地感慨着。

此刻他正坐在专用马车上,昂然地驶过被他摧残过的白沟桥,不过这桥早已经修好,寒冬季节的白沟和周围广袤水网沼泽完全冻结,放眼望去一片干枯芦苇的颜色,只有中间的大路上,一支重甲军团正在严阵以待。

一个个全身铠甲的士兵,在盾墙后面举着神臂弓。

为首大将在前面用警惕的目光看着他。

“放松点,我又不是来攻城的,好歹当初也是靠着我才让你得到太师赏识。”

王跃说道。

好吧,对面是张俊。

“燕公,末将奉太师钧旨在此等候,太师钧旨,请燕公回去,南边的事情朝廷自有处分,无需燕公操心,燕公守好燕山府即可。”

张俊行礼说道。

王跃的马车随即在他面前停下。

这是一辆他自制的四轮马车,北方平原上的道路情况,还是比较适合这种马车的,而且他也不缺挽马,他这辆甚至需要四匹马拉,为了炫耀还特意选了四匹很招摇的白马。而整个马车上只有一个造型夸张的宝座,这个宝座完全仿照了铁王座,不过里面其实还是木头架子,就是外面装了一堆宝剑,但用来唬人还是足够的。

“我要是非去雄州呢?”

王跃转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说道。

“燕公,请不要为难末将,末将只是奉命行事,您这样让末将很难做!”

张俊低声下气地说道。

说完一脸忧郁地看着王跃的铁王座,估计是被他的审美雷到了。

但下一刻王跃骤然扑出,张俊反应极快,毫不犹豫地躲向一旁,但他躲过了王跃的泰山压顶,却没躲过王跃展开的手臂,后者的右手仿佛早就等着般出现在了他的脖子上,瞬间把他按倒在后面冻结的泥土中。

那些士兵吓得一片惊叫,手中神臂弓迅速瞄准……

“你他玛难做不难做关我屁事,老子要往哪里去就往哪里去,你算什么东西还敢阻拦?”

王跃骂着张俊。

然后一边骂一边往地上反复地提起按下。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