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四章 分赃大会(1 / 2)

加入书签 免费大秀直播

燕国公府。

其实就是原本的郓王府。

大画家可是有圣旨,郓王,蔡京父子,王黼四家产业全给王跃,只不过外城的这四家产业被燕国公慷慨地送给开封公社了,同样有燕国公带头,其他豪门显贵在外城的产业,也都慷慨地送给了开封公社……

不送又能如何?

反正都早已经被人家给占了。

这些产业被纳入公社资产管理委员会,然后作为公屋用于出租,毕竟外城还有很多原本不是开封的流民。

当然,这个是美化。

其实就是那些乱七八糟跑来发财的流寇,分一杯羹的小商贩,原本住那些贫民窟的苦力,总之他们都可以低价租赁这些原本豪门府邸,甚至开封公社按照计划还得拆了那些花园,然后继续盖房子以解决京城的住房紧张问题。包括皇室在外城的几处产业,尤其是几处御苑也都贡献出来,作为以后市民们的休闲娱乐场所。

就是公园。

但内城不属于开封公社,所以四家在内城的产业王跃当然要笑纳。

“诸位,看看,富可敌国就是如此简单。”

王跃矜持地说道。

他面前酒桌上众人表情深邃的微笑着。

这里都是武将。

刘锡兄弟,刘光国兄弟,刘光世当然释放了,姚平仲,他是姚古的养子,之前就随童贯征方腊,但童贯不喜欢他,没有跟去河北,折可存,他是随折可求而来,是后者的弟弟,实际上也随童贯征方腊过,杨震,也就是杨宗闵的儿子,他之前同样参加过征方腊,作为折可存的副将。

折杨一家,都是一起出兵的。

他爹杨宗闵必须留守,防止小斛禄趁机入侵……

后者是折杨两家世仇,目前与天祚结成同盟,他本来就是依附辽国的党项部落首领,党项也不是全都跟西夏,甚至跟宋朝的也有,天祚西逃夹山之后他派兵相迎,然后与天祚组成一个互保集团。

他就游牧麟府丰三州以北。

“我是一个很简单的人,我就认一个简单的道理,这个世界强者为尊,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我喜欢富可敌国,我也喜欢金银财宝,当然,娇妻美妾我就更喜欢了。

可我不喜欢让别人施舍给我。

我想要,我就自己去拿,我不会跪在地上,拼命摇尾巴,然后乞求别人施舍给我这些。”

王跃说道。

“你是嘲笑我们吗?”

刘錡无语地说道。

“不,我不嘲笑任何人,毕竟任何人都有选择自己道路的权利,你们愿意做所谓的忠臣,那是你们的权力,我是无权置评,相反我对那些忠臣义士还是很尊重的,但我只是为你们感到不平而已,毕竟你们做忠臣得到的,和我这个做逆臣的得到的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王跃说道。

这些实际上目前西军各家族的中坚们一片沉默。

这个混蛋虽然气人,但说的也真是事实啊,这他玛的忠臣义士两千里勤王就得两百万贯,其中一百万还是这家伙给要的,而他做逆臣随随便便就是一百万金钱。那可是金钱啊,一枚金钱几乎一两银子,一两银子三贯铜钱,三贯铜钱就是六贯铁钱,六贯铁钱得一百多缗钱引。

而他们西军主要用钱引。

一百万金钱。

那就是一万万缗钱引。

大宋朝目前流通的钱引加起来都没这么多。

真他玛气人啊!瞅着就来气啊!

王跃笑眯眯看着被自己煽动的心里长草的忠臣们,然后他向身后侍立的花花招了招手,后者一脸无语地递给他一个小箱子。

“诸位,这是我对忠臣们的敬意!”

王跃说道。

紧接着他把箱子放在桌子上,手中斧头凭空出现,瞬间把箱子盖削掉了,后面的花花默默把一面铜镜翻转,反射的灯光瞬间加强到箱子里,而旁边另外三个侍女同样翻转自己身旁的镜子。四道光柱集中在箱子里,然后瞬间整个箱子就璀璨起来,里面无数珠宝在灯光的聚焦中熠熠生辉,尤其是最上面的那些各色宝石更是灿若星辰。

“你们的。”

王跃直接往面前一道说道。

刘光国兄弟俩的眼首先就直了,然后姚平仲等人也全都目不转睛地盯着。

“咳!”

刘锡咳嗽一声,提醒他们注意形象。

“无功不受禄!”

刘錡说道。

这是提醒他们这东西不是那么好拿。

“信叔说这话就没意思了,他们不了解我,你还不了解我吗?我对兄弟们都是一片真心,我这次捞的很多,而我从来都不是吃独食的,自然要拿出一些来与诸位兄弟分享,我不是一向如此吗?咱们认识这么久,我什么时候坑过兄弟?”

王跃一脸委屈地说道。

刘錡很想说你刚把我坑了好不好。

不过这话肯定不能说,他俩之间的秘密勾结是背人的,他兄弟俩之所以最先到达勤王,只是因为他在京城,开封之变爆发后他立刻狂奔回家,甚至他到的时候勤王圣旨才到。所以刘家准备的比其他人快,甚至还没接到姚古的调令就已经启程,这才最先赶到,然后利用一个此前在河北收的家丁认识史进这个优势骗开城门。

什么他和王跃早就勾结,那个根本就不存在。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