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六章 杜充,你喜欢凌迟吗?(1 / 2)

加入书签 免费大秀直播

王跃前方万马奔腾的洪流瞬间向两边分开……

对冲是不能对冲的。

这辈子都不能对冲的。

刘家军没有对冲的习惯,战场上他们就没有对冲的记录,种师中会逆击迎战,刘锜会在富平突击金军,但刘延庆一家真没有过这样记录,再说谁会傻到拿战马撞怪兽?刘光国好歹也是个成年人,跟着他爹在战场混了快半辈子,还不至于连这种情况下最合理的战术都不懂。

三千刘家军左右分开,马背上骑兵弯弓搭箭,从左右近距离密集攒射这个恐怖的敌人。

放风筝呗!

那怪兽明显不如战马快。

那逆贼身上也没带弓箭,就算带了也没意义。

这边三千骑兵呢!

三千骑兵一人射他一箭,总归能让他受伤,不够那就继续,这些骑兵身上都带着几十支箭,几万支箭埋也足够埋葬这个可怕的敌人了。

然而……

敌人理都没理他们。

加速到五十的犀牛驮着王跃,带着滚滚尘埃,逆着骑兵的洪流,犹如一艘逆流而上,破浪向前的钢铁战舰般,几乎笔直地撞向了他们后面刘延庆的中军。

那才是目标。

“截住他!”

刘光国大吼一声。

原本正在王跃前方继续分开的骑兵只好放弃弓箭,端起锥枪,带着惊慌迎头撞击,瞬间就进入了王跃的攻击范围。

下一刻他们面前出现了一片扇形光幕.

然后残肢断臂和鲜血一同被甩起来,以一种恐怖的血色满天飞扬,紧接着化作血雨,而在血雨下面低着头的犀牛疯狂甩动脖子,将一匹匹战马死尸挑飞,带着狂奔的力量恍如全速狂飙的推土机般撞击向前……

呃,王跃其实只是把他的陌刀以极快速度不停左右横扫而已。

就这么简单。

上面他的陌刀疯狂切割,下面犀牛疯狂挑翻,上面杀开一片死尸,下面挑开这些死尸撞过去。

杨大将军的战斗就是如此简单。

反正别人又伤不了他,哪怕那些骑兵的锥枪能在临死前一刻刺中他也没用,还是会被那五毫米厚的铠甲滑开,除非能抡着锤头给他一下,但拿着锤头不可能接近他,实际上锤头也没用。

王跃又不在乎那点击打造成的伤害。

下面犀牛就更不在乎了。

这东西已经凶性勃发,两厘米厚的硬皮无视任何攻击,拿锥枪戳它一下都不在乎,更何况锥枪也戳不到它身上,它头上那根尖角在不停地甩飞一匹匹战马的死尸,然后用这东西砸在骑兵中。这种战术属于它与生俱来的本能,而且它那力量就是甩飞一头狮子都轻而易举,草原上犀牛对付狮子就是挑飞然后顺便踏过去,而这些骑兵战马的重量,也并不比一头狮子重多少。

战场上几乎所有能看到这里的人都在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场战斗。

不过他们看不到王跃。

他们能看到的,就是一个血红色的怪物在骑兵中间势如破竹,在这怪物的上空,总是残肢断臂飞起,总是血雨弥漫,时不时还能看到一匹无头的战马喷着鲜血飞起。

一骑当千!

这一刻那里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那是一尊战神正在收割,血雨中的身影仿佛带着一层光晕。

然后刘家骑兵崩溃了!

他们没法不崩溃,这样的敌人完全令人绝望,之前他们欢呼着奇功的到手,现在他们哭嚎着,只想不顾一切地逃离这片战场……

王跃转眼间就凿穿敢于阻挡他的刘家骑兵,不断甩落身上的鲜血和碎肉,继续一往无前地撞向已经不远的刘延庆中军,他周围那些刘家骑兵惊恐地躲避着,生怕引起他的注意,就连刘光国都不敢靠近,只能远远跟着用弓箭骚扰。

而刘锡却停下了。

原本奉命进攻侧翼的他,很干脆地停下看热闹。

他那些部曲则幸灾乐祸地嘲笑刘光国部下。

而他们对面高杰,曹成,王宣三部结阵警戒,护住另一边的步兵,原本就已经在进攻的步兵,这时候更是恍如疯了般……

真的疯了!

无敌统帅的神迹……

在他们看来王跃那就是神迹。

这神迹仿佛为士兵注入了无穷的力量,本来就在猛攻勤王军阵型的他们更加凶猛地吼叫着,用他们手中那些乱七八糟,但无一例外全是开罐利器的武器,砍砸着对手。棹刀,战斧甚至斧枪砍碎铠甲,十字镐凿穿盾牌然后钉在对手身上,鹤嘴锄穿透一顶顶头盔掀开头盖骨,各种钝器砸出一片骨折。

然后他们的对手,也毫无悬念地崩溃了。

整个阵型瞬间崩溃。

实际上不用这些步兵狂化,光是王跃战斗的场面,就已经足够让这些西军步兵崩溃了,之所以还能撑一下只是因为绝大多数人根本没看到那一幕。两万人的战场很大,而且他们都是背对王跃,能看到骑兵战场的只是极少数,这一点和面对那个方向的常胜军步兵不一样。

而导致他们直接崩溃的原因很简单。

刘延庆的中军逃跑了。

刘延庆当然不可能留在那里,都已经变成血红色的王跃,正如同魔神般撞向他,而就连他儿子,这时候都不敢上前阻拦,可以说他的中军被王跃撞翻已经是必然。

但是……

王跃虽猛但他还可以跑嘛。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