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五章 人妻杨(1 / 2)

加入书签 免费大秀直播

当然,赵楷的发疯并没有影响他的命运。

呃,他也没把他爹掀水里。

周围那么多大臣太监侍卫,还不至于让他成功,紧接着被七手八脚拖回来的大画家就暴怒地下旨,让侍卫们把这个逆子捆起来,然后直接塞进一顶小轿抬出了皇城。

“郓王真是深明大义啊!”

王跃满意地说道。

轿子里的赵楷面如死灰,仿佛行尸走肉般坐在那里,用空洞的目光看着头顶一言不发……

呃,他也没法发。

他的嘴被堵着,根本没法说话。

大画家还是要面子的,卖儿子就卖儿子,但终究还是小声点卖,哪怕已经尽人皆知了,也要尽量搞得悄无声息,掩耳盗铃也是一种安慰,所以为了防止郓王一路上哭嚎,他很聪明地让人把这个逆子的嘴堵上了。而且绳子也没解开,可怜的郓王就那么被捆得如同粽子般,无声地走向他生命的终点,好在有轿子挡住,外面也看不见,开封的军民们就是以为郓王最终无可奈何地认清现实,选择了慷慨赴死。

这也是众望所归。

毕竟牺牲他一个,可以换来暂时的苟安。

一路之上夹道欢送的人们,无不颂扬郓王的高风亮节,并且提前缅怀他的音容笑貌,然后暗自庆幸又能渡过和平的一天了。

至于明天……

不是还有帝姬嘛!

那个十二岁小女孩的身体,应该能够为衮衮诸公们再多撑一天,不过之后就有些麻烦了,虽然大画家的帝姬还有很多,但问题是除了这俩十二岁的,剩下就只有十一的了,把十一的送给杨逆摧残……

实在不行也得送啊!

至少从目前看送帝姬这一招还是很有效果的。

唐恪可怜巴巴地看着王跃。

“送郓王出城!”

王跃说道。

说完他放下了手中的轿帘。

唐恪长出一口气,他就怕这个逆臣就那么把郓王拎出来,本来这件事就很丢人,要是再让郓王亮相,嚎一段兄弟相残的大戏,那官家可真就是颜面扫地了。

“帝姬呢,什么时候送出来,我都迫不及待了,赶紧抬出来。”

王跃一副急不可耐的表情问道。

“这个,帝姬下嫁将军,虽说仓促之下不能太讲究礼节,但这终究也不是纳个妾,将军也应以礼相迎,这好歹也是成亲,将军总得准备一下,这婚礼还是得有的。”

唐恪说道。

“哪里来这么多麻烦。

如今大敌当前本将军哪有空,赶紧送出来,今晚上洞房!”

王跃不满地说道。

他闲的蛋疼了也不会弄个十二岁的平板当正妻,再说就算他想,家里还有一堆娘子军呢,多多第一个就不放过他,花花估计又得给多多准备弩箭了,回去还有北边那一个也不是什么善茬。他羞辱大画家是一回事,假戏真做就是另一回事了,所以婚礼这种事情就别扯了,弄出来塞进小院子让她姐姐看孩子就行了。

“将军,这是帝姬下嫁。”

唐恪欲哭无泪地说道。

“帝姬下嫁又怎样,不就是送到我床上干吗?

哪里来那么多啰啰嗦嗦,抬出来我把她一插就行了,什么婚礼不婚礼的,本来简单的事情,非要搞得如此啰嗦,你回去奏明官家,我乃山林野人,山野的规矩就如此。她既然是嫁给我的,那自然也要依我们山野的规矩,婚礼就不用了,赶紧抬来,今晚我们就洞房,难道你们还想让我自己进去扛出来?”

王跃眼睛一瞪喝道。

“下官,下官这就去奏明官家!”

唐恪擦着头上冷汗说道。

但就在这时候,他却发现王跃突然目光一亮,那双邪恶的眼睛紧紧盯着他身后。

他赶紧回头。

然后就看见一个素服少妇在侍女簇拥中,一脸哀婉地款款走来,看年龄还不到二十,生的娇艳如花,气质雍容,虽然是素颜,但在身上素服衬托下,反而别有风韵。

重要的是……

这个不是平板啊!

“王妃?”

唐恪愕然道。

“这就是郓王的妃子?不错呀!”

王跃摸着下巴笑眯眯说道。

这应该是太子的小姨子,郓王的王妃,据说在洗衣院到死也没出来的著名美女加才女朱凤英了,不过她这时候来干什么,难道要来上演生离死别的苦情戏?但问题是郓王现在形象不能见人啊,她要是演苦情戏可就把大画家的脸抽肿了,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这时候大画家的脸早就肿了。

呃,他还有个屁的脸。

“王妃,您这是?”

唐恪赶紧上前拦住了朱凤英。

很显然王跃想到的,他同样也想到了。

“唐枢密,妾身来陪大王一同出城晓谕各军。”

朱凤英面无表情地说道。

“王妃这又是何必,大王出城不过去去就回。”

唐恪陪着笑脸说道。

“枢密无需再阻拦,此乃妾身自愿,妾身与大王既为夫妻,自当生死相随!”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