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六章 帝姬集邮册(1 / 2)

加入书签 免费大秀直播

朱雀门。

“……梁师成假传圣旨,欺君罔上,罪不容诛,今明正典刑!”

目前宫中二号太监,同样也是郑皇后的亲信黄经臣,捧着圣旨站在朱雀门前桥上,一脸威严地宣读圣旨。

他面前一身死囚服的前皇宫头号大太监梁师成面如死灰,跪在那里用无神的目光看着前方城市,曾经他在这座城市权势熏天,炙手可热,民间号称隐相,但现在一切都在瞬间烟消云散,他沦为候斩的死囚……

他真的很冤枉啊。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荣华富贵竟然是以这种方式结束。

“黄老弟,天下宁有此事耶?”

他抬起头凄凉地说道。

“都这时候了,你就闭嘴吧,别把我也连累了!”

黄经臣面无表情地说道。

“官家,奴婢伺候您这么多年,您就如此将奴婢踢开了?”

梁师成仰天悲号。

黄经臣抬起头看了看身后的城墙上。

太子殿下一身朝服,头戴远游冠正威严地端坐伞盖下,老黄又将目光转向前方,对面御街两旁无数斧头党瞩目这边,而最前面王跃孤零零站在御街正中。很显然这厮依旧狂悖,不过实际上那些高官显贵们也都经常在御街骑马,比如说童太师这样的,所以也不算太过分,能让斧头党站在御街两旁也就算是给足太子面子了。

此刻王跃同样在看着太子。

老黄长叹一声。

“行刑!”

他说道。

刽子手按住梁师成,紧接着拔出背后牌子,梁师成哭着还想抬头,旁边另一个刽子手很不客气地把他脑袋按了下去,下一刻他头顶一道寒光划过,那个刑部最好的刽子手准确地一刀砍在他颈后……

又一颗三公的人头瞬间坠落。

呃,假三公。

但即便是假三公,他也是检校太傅。

在鲜血的喷射中,这个权倾朝野,连童贯都忌惮,据说还是苏轼私生子的大宋头号宦官,就这样变成了一具无头死尸倒下。

“这事闹的,下一个不知道是谁人头落地了!”

老黄叹息着。

官家此举还是有些薄凉了。

不过他也明白官家难处,总得有点实际行动哄着王跃,需要一个牺牲品,但杀文官实在太麻烦,毕竟大宋朝传说不杀文官,无论蔡京,王黼还是蔡攸,都不好拿来做这个牺牲品,但宦官不一样,再权倾朝野的宦官,说到底也只是官家的奴婢,想杀就杀,不会有问题的。

可这样老黄自己也很危险了,梁师成一死这宫里就是他了,万一继续再闹下去又需要新的牺牲品,保不齐就该拿他开刀了。

兔死狐悲呀!

当然,现在他也只能兔死狐悲。

他紧接着深吸一口气,酝酿一下感情,迅速换上一脸谄媚的笑容,径直向前跨过梁师成喷出的鲜血,然后走向王跃。

同时还从袖子里拿出第二份圣旨。

“圣旨到,太尉,幽州节度使,燕山府路安抚置制使,知燕山府事,迎仙药使,常胜军都统制,燕国公王跃接旨!”

他喊道。

“回内侍,燕国公不在!”

王跃喊道。

“那就请将军代领!”

黄经臣赶紧陪着笑脸说道。

“呃,这不会有些不妥吧?”

王跃说道。

“将军与燕国公兄弟一般,将军代领也是一样的,怎会有不妥。”

黄经臣说道。

代领就代领吧!

紧接着黄经臣就宣读了皇帝陛下选燕国公尚成德帝姬的圣旨,而且还定下了良辰吉日,一个月后就可以把成德帝姬送进燕国公被窝,从此燕国公成为大宋驸马。

话说燕国公做大臣做到这种份上,也算是前无古人了。

半年啊!

就才半年而已!

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半年,连五个月都不到,四月跟着童贯北上,六月拿下燕山府,七月底返回开封,然后就这样马不停蹄地完成了位极人臣的过程,从九品的芝麻官坐火箭般晋级到驸马,太尉,开国公。当然,把皇帝堵到皇城里面封锁起来,这个他倒不是前无古人,所以说这才是升官发财的真正捷径,只要把皇帝围困起来,什么官爵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听话的忠臣?

可怜那些听话的忠臣至今都在蹉跎岁月呢!

当兵十一年才混到队将的张俊简直要抱头痛哭啊!

“成德帝姬多大了?”

王跃疑惑地说道。

他倒是不介意再弄一个帝姬,反正家里已经屯一个了,必须得承认,大画家这些女儿们真的都水灵得很,说到底他本人也算老帅哥,剩下那些女人也都是精挑细选,这样组合生出来的女儿不可能差了。

能屯一个算一个吧!

不过这个帝姬的性质不一样,这可是必须得正式娶的……

呃,是王跃正式娶的。

所以杨丰尽可以继续霸占茂德帝姬。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