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五章 形势危急,你去死吧!(1 / 2)

加入书签 免费大秀直播

城墙上的赵桓用深沉的目光,和王跃最后对视了一眼。

王跃笑得依然那么真诚。

当然,赵桓就算再没脑子,也不至于被他的演技蒙蔽。

更何况……

他有个毛演技!

那演技之拙劣简直令人发指,谁不知道他就是王跃啊。

单单这一点就足以证明他说的那些全是鬼话,但到了目前这种局势,需要各方考虑的已经是如何结束这一切,而不是纠缠他身份,王跃已经提出了结束的条件,那么现在就是接受这些条件还是不接受。

但这就牵扯到各方的利益问题了。

艮岳。

“爹爹,如今不如且遂他心意,终究得先使他离了东京。”

赵桓小心翼翼地说道。

“大哥这是何意,四方勤王大军已然云集,正是剿灭那逆贼之时,不过是刘光世败了一场而已。”

赵楷说道。

“但这逆贼已成了气候。

若新城那些逆党真拼死抵抗,这京城可就打得血流成河了,如今勤王大军云集,那逆贼想来也开始怕了,不如此时与他心平气和地谈谈。

他要燕山府就给他。

左右于朝廷实际无损,况且那女真必不肯罢休,正好让他们在燕山府斗一场,若女真能灭了他,也算除去这个祸根,若他能挡住女真,朝廷也无需再怕女真趁势南下。太师大军正可退守三关,无论他与女真之战谁输谁赢,咱们终究还有三关在手,太师部下精锐也都在,无论女真获胜南下还是这逆贼窥河北,终究还需过了太师这一关。

此外还有张瑴在北,朝廷给他些好处又是一个牵制。”

唐恪说道。

他这个思路还是很正确的。

王跃已经和女真势不两立,而朝廷要燕山府的目的,就是建立一条面对女真的防线,这样王跃回去就算割据燕山府,也一样会隔绝女真,至于他割据这个不值一提,本来燕山府就是他打下来的,连赋税都是给燕王的,朝廷实际上并没有损失。

至于他有野心。

那个也好办,有童太师在水长城呢!

王跃腹背受敌,他就算有什么心思又能怎样?他敢南下,那女真人立刻就会背刺,所以他在燕山府割据对于朝廷来说可以接受。

然而……

“那他要的那些哪个能答应?”

蔡攸不满地说道。

唐恪赶紧闭嘴了……

是呀,王跃要的那些东西有哪个真正能答应?

一百万?

朝廷哪有一百万宣和金钱?

就是现铸也没那么多黄金,至少户部是肯定没有,大画家的皇宫里面有没有就不好说了,这个也没人敢问他,剩下除非就是城里面豪门显贵们凑了,但这个问题就很麻烦了,谁能为国分忧,把自己家黄金拿出来给这个逆贼?

一百万啊!

呃,其实算算也不多!

但关键是……

没人愿意掏,国库肯定没有,官家从皇宫里掏?各家凑?这谁也不愿意拿这笔钱!

谈钱就伤感情了!

诛六贼……

这个更不可能了。

贼们都在这里呢,王黼,蔡攸和梁师成都在此处,蔡攸甚至已经被任命为少宰,和王黼正副宰相,蔡攸倒是这时候不介意把他爹扔出去让王跃砍了,反正他爹都快八十了,死了也就死了吧,可王跃要的不只是他爹,还包括他啊!

诛六贼?

那是诛他啊!

剩下的还有谁?诛王黼,诛梁师成?反正李彦和朱勔都在外地,诛他们倒是无所谓,可没法诛啊!

“老来失计亲豺狼,没想到这厮竟是个妖孽!”

大画家长叹一声。

以他的头脑,这时候当然已经明白王跃之前的纯良都是装的,那不愁木是真是假还不好说,但这个逆贼也绝对不是他自己说的,仅仅是被仙人点拨,出山来求什么富贵。什么大宋有一劫,他倒是没说错,这不就是一劫吗?这一劫分明就是他自己,这简直就是当年侯景八百胡骑乱江南,自己完全就是被困台城的萧衍。

这才真是引狼入室,真是老来失计亲豺狼啊!

“爹爹,此事都怨太师!”

赵桓说道。

他与童贯关系恶劣,后者也是赵楷的主要支持者,这种时候还是得落井下石的。

“太子所言极是,若非太师引狼入室何至于此!”

蔡攸附和。

然后所有人纷纷声讨童贯。

“算了,太师也是一时失察,连朕都被这逆贼蒙骗,又何况是太师,事已至此,责备他也无用,大郎,听说那逆贼对你还有几分礼敬?”

大画家缓缓说道。

“爹爹,他就是想离间我父子。”

赵桓说道。

“爹爹又如何不知?

爹爹也明白你的心思,你是怕兵连祸结毁了京城,这算不得什么,我大宋又不是只有一个东京,但越是到了如此地步,越是不要乱了阵脚,如今勤王大军云集,他才是慌了的,刘光世败了不打紧,刘家父子打仗原本就不行,只是忠贞勤勉可靠而已。

姚家,折家这些都在赶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