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九章 觉醒(1 / 2)

加入书签 免费大秀直播

迎春苑。

“打退贼兵一人赏十贯!”

临危受命接替王鼎的新任开封府尹燕瑛声嘶力竭地嚎叫着。

只不过是站在盾墙后面。

而在他前面是无数陷入惊恐和混乱中的士兵,隆隆战鼓声中他们尖叫着,毫无目的地拥挤着,向着后面督战的官员哀求着……

虽然敌人还远着呢!

那辆代表着死亡恐怖的马车距离得半里呢,而且这些士兵前面还横着一道土堤,土堤上还有木栅,而土堤另一边还有一丈宽的壕沟,这就是他们的街垒防御工事。就在以杨丰为首的叛乱分子在北边抢掠时候,由燕瑛和殿前副都指挥使王宗濋,库部郎中张克戬率领的京城禁军,以这种方式建立起了一道横断东城区的防线。

这是张克戬设计的。

他这个掌管武库的库部郎中是自请参战。

然后他指挥着征集的禁军在迎春苑北边,以这条东西大街为防线,挖壕沟切断所有南北向街道,用挖壕沟的泥土在这边堆土堤,土堤上竖起木栅隔断南北。

核心是这里。

南北向的陈州门大街与这条东西街的十字路口。

而南边是迎春苑。

这座后周和宋初的御苑,现在已经变成了富国仓,不过民间依然习惯称迎春苑或者东御苑,但真正的东御苑已经移到外城墙外面,而且改名宜春苑,现在这里就是南路平叛军的指挥部。

北路是谭稹指挥,以五丈河为防线的。

西边就是内城墙。

核心是旧曹门,高俅亲自坐镇。

那里也是防御重点,现在朝廷最担心的是杨丰强攻旧曹门,一旦让他们闯进内城,那可是直接就奔着艮岳了,艮岳的南墙就在旧曹门内向北不到一里路。此时城内的平叛总指挥是郑居中,毕竟此时京城里枢密院他是老大,他猜的也是杨丰攻破旧曹门直接威胁艮岳……

当然,他就算知道杨丰不会进攻旧曹门,也必须以那里为核心,精兵强将都放在那里。

大画家才是最重要的。

或者说让大画家知道他知道大画家是最重要的才是最重要的。

呃,忠臣就得这样。

然而现在杨丰却南下了,轮到驻守南线的燕府尹倒霉了。

“都别跑,临阵脱逃者斩,打退贼兵者一人赏二十贯!”

燕瑛加价。

但此时他自己却在哆嗦。

笔直宽阔的大街上,那辆马车正伴着鼓声全速向前,车上那拄着陌刀的身影逐渐清晰,这个全身都被铁甲笼罩的身影恍如恶魔。

“放!”

他旁边响起吼声。

他愕然转头,然后就看见张克戬面前一具床弩骤然射出巨箭。

“都别跑,射死他!”

他尖叫着。

长矛般的铁羽箭带着破空的呼啸,也带着燕瑛甚至他身旁所有官员们的希望,瞬间掠过了笔直的长街,如有神助般正中一匹驾车的马。这匹马紧接着栽倒悲鸣,整个马车也倒下,这一幕让官员们一片欢呼,但那个身影也在他们欢呼中腾空而起。

“接着射,射死他赏万贯!”

燕瑛发疯一样尖叫着。

那身影落地瞬间,就拖着巨型陌刀开始了狂奔。

“放!”

张克戬吼道。

另两具床弩同时射出巨箭。

但也就在同时,对面怪物突然折向一旁,两支箭全部落空,紧接着那怪物又折向了另一边,他就像个躲避猎狗的野兔般,在街道两边以极快的速度不断折返向前。

“神臂弓,放!”

张克戬吼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