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零章 扒开这盛世画皮,扒开赵家人底裤(1 / 2)

加入书签 免费大秀直播

“这个女人很有妖女风采啊!”

王跃一边感慨着,一边赶紧离开了这艘船。

他还有正事呢!

这时候可不是沉迷女色之时。

紧接着他返回了军营,这时候梁方平已经离开,这个原本历史上在黄河岸边惨败的家伙,给五百常胜军送来了一万贯赏钱,说是大画家对他们那份上书的奖励。虽然大画家对于他们对女真的仇恨并不支持,毕竟现在大宋与女真也是盟国,但对于他们的这种忠心还是很欣慰。

然后王跃回到军营时候,十几车铜钱已经在等着他了。

不只是如此。

梁方平还硬拉着高杰拜了把子。

而且还给了他把兄弟一处宅子以作为高杰在开封的住所。

把高杰搞得战战兢兢。

很显然这个梁方平,就是接下来计划中接管常胜军的了。

而以太学生陈东为首的那些太学生们,在殴打了秦桧之后,依然前往登闻鼓院敲了登闻鼓,同样开封府尹王鼎也上奏,要求严惩王跃。而尽管秦桧依然做缩头乌龟,但他岳父王仲山却告到了开封府,告王跃殴打他女儿,把他女儿打成重伤……

的确是重伤。

据说很可能失去哺乳能力。

不过其实也没什么妨碍,开封城内人人都知道,秦御史的夫人那俩唯一价值只是欣赏,并没有进行它们本职工作的机会。

他俩成亲快十年了,至今一个儿女都没有。

他们的确有个儿子秦熺。

但其实是她娘家哥哥与侍女生的,怕被自己夫人知道了挨打,所以偷偷给他们夫妻抚养……

话说老王家家风有点夫纲不振啊!

总之在这一天里,王跃一共收获三份告状,太学生的联名上书,开封府尹关于他打砸秦御史家的弹劾,还有王仲山因为他打伤自己女儿向开封府的告状。

至于谭稹的告状属于大内的机密,理论上外面是不知道的,不过事实上一样传开,话说大宋朝的报业可是很发达。实际上今天早晨开始几乎所有小报,都已经在添油加醋地描述昨天的事情,尤其是禁军在具装骑兵面前不战而溃的丑态,更是被描绘得非常搞笑。

搞得城内禁军都很没面子。

当晚。

“枢密院从外面调兵了,原本驻扎许州的府界第二将所部八千人紧急调入东京,对外说是官家要检阅然后调防河北。”

刘锜说道。

这应该还是高俅故意通知的。

否则以这时候刘锜的身份,也不可能这么快知道这样的消息。

不过王跃倒是对高俅在这件事上如此给面子很意外,高仪同和童贯实际上也是政敌,后来南逃时候童贯还想弄死他,胜捷军在泗州浮桥乱箭射高俅部下,逼迫高俅留在北方送死。最终高俅不得不以生病为理由回到开封,脱离大画家,没有参与这父子俩接下来的明争暗斗,然后逃过了钦宗的清洗。

虽然还是死了。

但却没有和童贯一样被明正典刑,历史记载是以仪同三司病死,但就他的身份而论,不排除是被病死。

不过他和梁师成也不是朋友。

这样想来他明显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他在故意激化双方,说白了这件事还是童贯系和梁师成系在争夺胜利果实。

王跃是童贯的人。

王安中是梁师成的人。

他俩争夺常胜军控制权和燕山府控制权,本质上就是童贯集团和梁师成集团争夺这块新地盘的控制权。

这样高俅很明显希望两帮战斗的激烈一些他看热闹。

应该就是这样了。

否则他这种中立派没必要如此热心。

“这是调野战军入城啊!”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