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你这小辫子是方便砍下来拎着吗(1 / 2)

加入书签 免费大秀直播

用现实的残酷毒打,让他深深感受到这个世界的恶意后,王跃心满意足地离开了真定。

什么?

那个就扯淡了,他的风格严重不符合、审美。

人家尊敬的是刘韐这种学识渊博治军严明品德优秀的统帅,王跃和手下这帮骄兵悍将,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人,完全就是一个飞扬跋扈的权阉亲信和一帮匪兵的典型,可是一身正气,很难想象他在这样一帮家伙里面会是什么形象……

再说他爹已经快死了。

既然前面还有漫长的三年守孝期在等着他,那就先给他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吧!

王跃一行继续南下。

他们又慢悠悠走了十几天,一直到快立秋才到开封。

这时候蔡少保的病早就好了,实际上刚过真定他就已经开始风流快活,到开封时候光美婢就收了十几个。

大宋朝顶层之糜烂在这家伙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王跃给他总结了一下,还得加上财中饿鬼,沿途官员送礼少了立刻就大发雷霆甚至公然殴打,品行恶劣,一路上最喜欢搜集那些敌对派系官员黑状,包括自己捕风捉影捏造。比如对刘韐这样,甚至把之前的事情歪曲为刘韐蓄养私军意图不轨,尽管作为宣抚司副使他明知道这是童贯主动要求的。

至于才能……

呃,如果讲荤段子也算才能到话。

据说他就是靠这个受宠,那引人联想的此类诗词张口就来,很显然大画家这个顶级艺术家,也一样喜欢这些东西。

当然,王跃也喜欢。

所以他倒是和蔡攸颇能唱和,反而刘锜就放不开了。

陈桥门。

“终于又回来了!”

王跃看着眼前城门感慨道。

算起来他其实离开也没多久,加起来不到四个月,但这仅仅不到四个月里,他已经步入了高官行列。

从五品也算高官了。

可怜的宋江靠着一帮兄弟尸骨也不过是换来个团练使。

比他还低一级呢!

“都精神起来,准备进城!”

紧接着他转头喊道。

在他身后五百全副武装的具装骑兵同时发出吼声,伴随他们胯下战马的嘶鸣,身上铁甲的摩擦,原本平静闲适的城门前,瞬间杀气弥漫,那些围观的闲人一片慌乱。这座城市已经一百多年没面对战火了,虽然经常有军队到达,但和这些死人堆里爬出的百战老兵明显不是一个等级,人马俱甲,顿颈遮面的他们,恍如一群钢铁怪兽般列阵门前。

“少保?”

王跃用询问的目光看着蔡攸。

后者正坐在敞篷肩與上,立刻摆出一副凯旋而归的统帅应有表情,手中鹅毛扇一挥……

“众将士,且随本帅进京!”

他说道。

“遵令!”

身后一片吼声。

然后王跃和刘锜左右护卫,凯旋而归的蔡少保,就这样坐在肩與上昂然步入陈桥门,在他们身后是李处温等辽国降臣,也都穿着各自官服,李处温可是郡公,大画家在这些虚的东西上还是很慷慨的。

这些主动投降的辽臣多数都得到了不等的爵位。

陈桥门内一片混乱。

他们一行是突然袭击,事实上大画家给的指示就是突然袭击,至于原因很简单……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