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斧头狂魔(1 / 2)

加入书签 免费大秀直播

可怜的张令徽就这样步了郭药师后尘……

“他也死了,那么还有谁?”

王跃说道。

那些士兵目瞪口呆地看着张令徽脑门上的斧头,而后者的死尸从马背上缓缓滑落……

“还有谁?我就问还有谁?”

王跃那陡然拔高的声音在大门前回荡着。

就在这时候,那名军官和里面的士兵从他背后涌出。

“都放下弓箭,王将军是南朝童太师派来的,耶律大石在白沟战败,南朝大军不日即到,郭药师不识好歹,已被王将军斩杀,童太师派王将军来接管咱们常胜军,以后要钱有钱要粮食有粮食要女人有女人,南朝多么富有,难道你们不知道?咱们跟着王将军,以后吃肉喝酒享不尽的好日子!”

他大声喊道。

“放下弓箭,跟着王将军享福!”

“王将军会法术,别跟着张令徽学!”

……

和他一起出来的那些士兵们同样纷纷高喊着。

王跃站在他们前面,一脸装逼的淡然,背着手静静看着对面的士兵们。

一名士兵终于放下了弓箭。

然后其他士兵纷纷效仿,转眼间原本数百张瞄准他的弓,全部在他面前放下了。

就在此时又有一批骑兵赶到,两人都是汉人官员服饰,其中一个看着州衙门前这一幕立刻急了。

“混账东西,快杀了这妖人,他在说谎,大石林牙并未战败,白沟战场我军已获大捷,就连那童贯都被生擒,不日即将解送析津,他是在骗你们的,快杀了他,杀了这妖人的赏银千两,快杀了他!”

他焦急地吼道。

“萧余庆。”

那军官在王跃耳边低声说道。

王跃就那么保持着原本的表情,缓缓走到张令徽的死尸旁,然后从他脑袋上拔出了消防斧,那些士兵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他视若无睹地拎着斧子从他们中间走过。身上那完全被鲜血染红的铠甲,仿佛在向外散发着森严的杀气,每一步甚至都在脚下出现滴落的鲜血,这不是他受伤的,而是铠甲上鲜血太多随着走动抖落的。

真就如魔神一般。

他就这样缓缓走向萧余庆。

后者带着惊慌拔出刀……

“放箭,射死他!”

他吼叫着。

但他一起的士兵们却看着他身旁那个官员,而后者一言不发,于是那些士兵便没有一个动的。

很显然这个人才是这些士兵的真正统帅。

萧余庆愕然地看着他,后者目光依然盯着王跃。

王跃突然开始了奔跑,沉重的脚步声让萧余庆急忙转头,就在同时已经快到他马前的王跃腾空而起,瞬间占据了他的视野。萧余庆惊叫一声,手中刀立刻向上挥出,但下一刻那刀在他视野中断开,紧接着一抹红光在他面前划过……

重新落地的王跃直起腰,站在那里就像个大反派般抚摸着自己的斧子。

萧余庆缓缓从马背上滑落,一道恐怖的伤口从他额头开始,斜向下一直延伸到肋下,仿佛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而鲜血瞬间开始了喷射。

王跃的脑袋就像恐怖片里的角色般缓缓转动……

“这位将军,你欲作何选择?”

他说道。

那人毫不犹豫地下马拱手行礼。

“辽涿州团练使赵鹤寿恭迎天使,涿州吏民望王师如望甘霖,今日天使至此,一切当惟天使之命是从。”

他毕恭毕敬地说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