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战神”的远征(1 / 2)

加入书签 免费大秀直播

四月初十。

大宋太师,知枢密院事,陕西河东河北宣抚使楚国公童贯北上巡边。

陈桥门内大街人山人海,在夹道围观中童太师的仪仗缓缓走过,端坐马背上的大宋“战神”童贯童太师一脸的豪情壮志。

他已经这样出征很多次。

而且都是凯旋而归。

不论这些凯旋有多大的水分,也不论这里面有多少他运筹帷幄的功劳,但必须得承认,在他执掌西北军权的十几年里,做得并不比那些名臣差,至少名臣们用了大半个世纪没拿下的横山他拿下了。虽然这是宋军持续数十年步步为营累积起来的胜利,但名臣们雄心勃勃的永乐城之战,可是以惨败告终的,至少这个最后胜利的确是童贯取得的。

而之后尽管也有过一些失败,但夺取了横山的童贯在西北对西夏始终掌握着主动权。

还有开拓河湟。

还有平定方腊。

不管这些胜利有多少真正归功于他,至少他都是以胜利者身份回来。

而这一次他同样自信自己还是会以胜利者身份回来,他有十几万大军,大宋朝的精兵猛将大部分都在他手下,而他需要面对的,仅仅是一群残兵败将。甚至在他看来自己根本不用打,摆出十几万大军吓唬就能逼迫对方投降,然后他就可以成就大宋朝立国一百多年来的最大梦想。

同样也让他的人生画上最辉煌的一笔。

封王。

谁能打下幽州谁就封王。

这是大宋老祖宗的话,而他就是这个命中注定的人。

经略幽燕我童贯!

经略幽燕我童贯!

这七个字正不断在童太师的耳畔响起,甚至他都认为,这是上天在通过那个淳朴山民,告诉他,最辉煌的胜利已经在等待他……

呃,那淳朴山民正躺在他后面不远处的驴车里。

“你这武器到底如何使用?”

刘錡步行在王跃的驴车旁,多少有些费力从驴车上端起六根清净杵。

这东西大致上就是一个巨型三眼铳,当然是六眼,重量超过七十斤,所以骑马是别指望使用了,前半截加了整整二十道熟铁箍,密密麻麻几乎整个都被熟铁板包了起来,那些工匠还别出心裁,在上面加了一个个狗牙般的倒刺,用他们的说法可以把敌人从马上勾下来。

这个建议还是很好的。

另外其实还有一根背带,因为七十斤的恐怖重量,所以背带是铁链子,只是在肩头位置加了一大块牛皮当垫肩。

想象一下背着这个出现战场……

妥妥的漫画风啊!

“以后你会知道的!”

躺在驴车上的王跃,晒着头顶暖暖的春光,一脸惬意地说道。

他也没试验过,不过炸膛是不至于,这东西材质是反复精炼的青铜,而且他也没准备搞太多装药,这时候实际上已经装填好了,为了防潮还用蜡封了,真正试验得到河北伤好了以后,偷偷找个没人的地方,这样就可以在战场拿出来给童贯一个惊喜了。

话说童太师的大腿还是要抱紧的。

“哼!”

刘錡不满地冷哼一声。

随即他把这东西放回驴车,不过他紧接着就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

王跃本能般带着警惕一转头,然后旁边看热闹的人群中,骤然飞出了一个鸡蛋,他瞬间抬手抓住……

“小娘子,你是来给我送行吗?”

他一脸惊喜地说道。

路边人群中,张家小娘子咬牙切齿地看着他,紧接着将手中另外一个鸡蛋砸过来。

王跃另一只手瞬间接住。

“小娘子,我知道你心意,我会自己煮的。”

他举着俩鸡蛋说道。

周围人群一片欢乐的笑声,张家小娘子气得转头拎过一篮子,刚要向这边泼就被武松挡住了……

“你这泼才,回来我再同你算账!”

她气得尖叫着。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