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你这个反贼(1 / 2)

加入书签 免费大秀直播

大相国寺。

一间客房内。

王跃和疑似武松的独臂头陀坐在桌子两旁喝茶。

他找到这人很容易,人家是来大相国寺访友的,随便找个光头一打听就直接带着过来了,实际上这座寺庙很大,里里外外好几重,那些外地到开封的游僧甚至客商多有在此居住。北宋是一个几乎完全的商业社会,只要能赚钱,基本上没什么顾忌的,大相国寺也一样开门迎客,这里除了办集市出名,其实还有一项在开封相当出名的……

某位大师的菜烧的很好。

不过不是斋菜。

而是那猪肉做的堪称一绝,开封城内人人称赞大相国寺的猪肉宴。

也不知道大师做完之后会不会先尝尝咸淡。

“哥哥是武松?”

王跃小心翼翼地说道。

那人哑然一笑,随手从旁边拿过度牒扔给他。

王跃赶紧拿过翻开,上面赫然写着武松的名字,还有出家前的籍贯,倒的确是清河县,准确说是河北东路恩州清河县,再就是出家后的寺庙,也是杭州六合寺,甚至还有目前的法号……

武松。

他居然法号也是武松。

任性。

王跃赶紧把度牒双手奉还。

“兄弟其实是袭庆府奉符县人,说起来距梁山泊也不远,也算是久仰梁山好汉威名了,却不想哥哥倒是如此模样。”

他感慨道。

然后他看了看武松那张带着忧郁与沧桑的脸,真就跟古天乐版杨过在风陵渡亮相时候一样,不过气质还算可以,就是头陀的造型有点另类,按说他如今是有证的大师,完全没必要继续再扮头陀了。头陀通常是临时工,也就是那些有证的大师给一张戒牒,然后可以带发苦修,至于度牒在北宋后期虽然没那么紧俏,但一张算起来也得两百贯左右。

有编制的和尚可不是谁都能当的,但有编制还继续做苦行僧……

那就真是任性了。

“威名?莫不是贼?”

武松说道。

“贼?”

王跃微微一笑。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间的繁华,到头来却身披袈裟,伴这孤灯残蜡,是你错了吗?除暴安良,劫富济贫,有错吗?没错,这世道不公,好男儿岂能苟且坐视?那是谁错了?为何行侠仗义者反被诬为贼,渔肉百姓者却高踞庙堂?

是这世道错了!

既然错的是这世道,那谁又有资格说你们是贼?

你们不是贼,那些祸国殃民,荼毒百姓的贪官污吏才是贼。”

他紧接着说道。

武松面无表情地端起茶杯,目光却温和了许多。

“不该招安啊!”

王跃探过头,一边用手指敲着桌子一边语重心长地低声说道。

武松瞬间把茶杯重重地按在桌子上,紧接着那茶杯在他手中四分五裂,茶水在桌子上流淌开。

有戏!

王跃瞬间精神大振。

“好好的绿林好汉做着,为何非要招安呢?

要说是为了富贵,那兄弟我的确无话可说,可看哥哥如今所为,也并非是求那富贵的,再说如今这世道,若非原本就是富贵中人,如昨日兄弟身边的刘錡这般,否则要想富贵要么学文,去走那科举之路,成则富贵败则措大,要么如童贯身边那些人一样靠拍马屁,阿谀奉承来求之。

然而如哥哥这般磊落男儿,又岂会如此辈般奴颜婢膝?

既非为富贵,那为何要招安?为何要受那般鸟气?明明是一个快意恩仇,除暴安良的好汉,为何非要去给那些贪官污吏做鹰犬?

到头来还是个兔死狗烹!

这不是贱吗?”

王跃继续刺激。

“够了!”

武松爆发般怒吼一声霍然起身。

王跃像个得逞的阴谋家一样,端起已经震洒大半的茶杯,看着站在那里胸口急剧起伏的武松……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他紧接着补刀。

“你就不怕某将你押送官府?”

武松喝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