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司命的陨落】(2-3)真是凑巧,正在少司命苦不堪言的时候,从胡同口闪过一顶四人抬的轿子,那轿子的主人正掀开帘子四处张望,一双眼睛里满是新奇。

    他眼光一扫,恰好看到了胡同里的少司命,就像是在隆冬的冰天雪地里看到一株散发幽香的寒梅。

    只见少司命披着一身薄纱,半倚在墙上,飘逸的紫色长发垂在胸前,窈窕的身材像是只有天上的仙女才能拥有。

    最美妙的是她衣衫不整,春光时隐时现,这让眼前的纨绔子弟如何把持的住!快快停下!他急忙喝住从人。

    三步并两步跑到了少司命身前,而后便一脸淫邪地打量着她身上每一寸裸露的肌肤。

    跟我走吧!他温柔地对少司命说。

    少司命心跳又开始加速,一股强大的冲动迫使她向眼前的男人靠拢。

    可是恢复记忆后的她,自制力不是一般的强。

    尽管身体已经不是那么干净,可是也不能放荡啊。

    可是那个药丸怎么那么厉害啊!她终于没忍住,扑到了这个人的怀中。

    少司命软而高耸的胸脯贴在自己的胸膛,真是说不出的享受。

    这公子也似乎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自然也是十分兴奋。

    他抱着少司命,将手伸进了她的衣衫,狠狠地攥了一把她的乳房,之后便再也把持不住,抱起她向轿子走去。

    回府!他向那几名随从喊了一句,而后掀帘上轿,几名随从抬起轿子,载着一对干柴烈火的男女……少司命坐在那公子旁边,头倚在他的肩膀上,直到此时,那药的作用也才发挥了一点。

    那公子开始揉她的乳房,又用手指在那粉红的小樱桃周围划着圈,搞得少司命奇爽无比,哼哼不断。

    他盯着少司命迷醉销魂的脸,一根肉棒早已硬了起来,他解开裤带,脱下衣服,之后便强行把那根肉棒塞进了少司命的嘴中,少司命顿时感到一股尿骚味传入口中,不禁玉面羞红,喉咙下意识地发出:“呜呜……呜呜……”

    的声音。

    “快点舔!不然就戳穿你的喉咙!”

    说着他开始将肉棒往少司命的嘴里顶,少司命无奈只得用她那丁香玉舌在那腥臊的肉棒上舔来舔去,她先用舌尖上下来回刺激男人的尿道口,接着伸出小舌头沿着龟头转圈,将干了的尿液以及骚臭的尿碱卷入嘴里,顿时少司命感到一股股尿骚味在自己的嘴里蔓延开来,很快男人便忍不住想要在少司命嘴里爆浆,又湿又滑的口腔摩擦着gui头,唾液和从龟头流出的淫液交融在一起,她的舌头还在不停的搅动着,那种感觉真是说不出的奇妙。

    那公子开始试着来回抽动,她扶着他的腰,将那根肉棒含进含出,她的嘴角开始流出液体,不只是唾液还是淫液。

    公子觉得爽了,双手死死的按住少司命的头,伴随着一声大吼,将一股股腥臭的白浆射入少司命的嘴里,霎时少司命的喉咙里全是公子灌入的精液,并且多到灌满少司命的口中,但是公子还在继续发射,少司命双手下意识的向自己身上的男人推去,但由于头被死死的按着,少司命无奈只得任由那腥臭的液体灌入自己的嘴里,喉咙也被恶心的发出:“嗯~嗯嗯~~呜呜~沽哝、、、沽哝、、、呃~”

    的声音,眼角也被恶心得溢出眼泪来。

    三分钟后,公子将那根软下去的肉棒抽了出来,从少司命的嘴角拉出了一丝白浆,并顺着她的嘴角流下,公子用手卡住少司命的下颚满意地说道:“喝下去吧,味道很好的~”

    少司命无奈只得把满嘴腥臭的液体咽入腹中,少司命觉得满嘴都有一股精液的味道,而后公子再次将软下去的肉棒塞入少司命嘴里,命她将肉棒上剩余的精液舔并且吸允干净,少司命无奈只得忍住恶臭吸食公子肉棒中的精液,而后公子将再次勃起的肉棒从少司命嘴内抽出,而后公子一把撕碎了少司命披着的那件薄衫,扔到了外面,他抱住了少司命的大腿,把挺起的肉棒在少司命的玉腿上不断摩擦,将因兴奋而从马眼溢出的液体全部抹在了少司命光滑的玉腿上,使少司命不断发出渐渐娇喘,而后公子挺起上身,抓起少司命一只白嫩的脚丫,将少司命的玉脚捧了起来,端详片刻后,把少司命的玉脚拽到自己双腿跪在床上的胯间,双手抓住少司命的脚裸往自己的肉棒上按,并且不断移动使脚裸在自己的肉棒上不断摩擦,少司命把少司命两条修长玉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于是,抡起胯下的巨物在床上狠狠的干了起来,伴随着力度的加快加重,折起来的少司命全身上下都晃成一团,玉乳、四肢被公子震得左右摇摆,特别是胸前那两团玉兔更是相互撞击,响起了一串串噼啪响奏,在少司命一阵疯狂的呻吟过后,被架了肩膀上的修长玉腿不断的抽搐,而雪白的胸脯更是大起大伏,张开小红嘴喘着粗气,粉颈玉脖也是白里透红,鲜红艳夺目,更是一丝丝汗珠挂玉脖和额头上,使她达到了性高潮,经过性高潮的洗礼,少司命脸蛋上更是红润无比,娇艳万分。

    公子看到少司命一阵阵抽搐着,随着敏感的大龟头被越吸越酥,终于感到自己的马眼一麻,后背一酥畅,知道自己就要爆发了。

    随着公子一阵阵颤抖,几股滚烫的阳精喷进美穴里,打在正在收缩的子宫肉壁上,烫得少司命发出阵阵轻哼声……随着公子在抽搐的美穴里抽插了几下后,把喷溅完毕的大肉棒抽出小巧滑嫩的美穴,“噗”

    的一声响,紧包住大肉棒的美穴如同小嘴一样,随着肉棒抽离玉体,原本架在肩膀上的修长玉腿被放了下来,浓粘的白浊液体伴随春水蜜汁从阴户口大量的流了出来,顺着两腿根部缓缓的流到床上。

    少司命则娇喘着躺在床上,感觉快被干得晕厥过去……少司命端坐在床边,目光冷冷却又满是哀伤,而容颜一如往日绝美。

    连进来服饰的丫鬟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她被安排在一间华丽的屋子里,沐浴之后换上了高贵的裙衫,而她却不为所动,仍找了块白纱把脸蒙住。

    她开始痛恨自己的所作所为,尽管并不是她的错。

    可是,那个男人已经把自己的便宜都占尽了,还要怎么办才好?她思来想去,还是决定默默离开。

    而当她刚打开门,那不知名的公子便已迎面走来,看到她后自然是满心欢喜,急忙迎上来。

    快进屋来吧那公子拉起了少司命的手,轻声说道。

    少司命却匆忙把他的手甩开,低头冷冷说:公子若没别的事,就让我回去吧。

    回去?公子目光转冷,随即说道,哼!哪有那么容易!幽暗的牢房里,两盆火发着并不明亮的光。

    少司命被脱光后,手腕脚腕都被绑在了木架上。

    丁零作响的刑具在火光下闪着狰狞的光,恐吓着少女脆弱的神经。

    啊~~少司命突然发出了一声极其痛苦的叫声,让所有听到的人都为之变色。

    原来是一个施刑人手拿两根铁棍,狠狠地捅入了她的两个小穴,鲜血沿着白嫩的大腿一直流到地上,真是变态的刑罚啊。

    可是这还没有完,那奸笑着的施刑人开始不断活动那两根铁棒,还用手狠狠地拍打少司命又白又滑的臀部,少司命因为极度的痛苦,身体已经不自觉扭曲,两行泪水早已挂在脸上,水汪汪的眼睛里却写满乞求。

    这时,另一个施刑人走了过来,同样一脸诡异邪恶,只见他拿着两个铁夹,一直盯着自己的胸脯。

    她更加不安,心里惊惧交加,却还是逃脱不了。

    啊~少司命又是一声惨叫,那两个铁夹准确又恶狠狠地夹在她乳房上两个小樱桃上,那阵剧痛差点让她晕了过去。

    她乞求的声音已经变得嘶哑,浑身已经没有了力气。

    只有闭上眼睛等待着下一项刑罚……接着,两人将绑少司命的木架向前放倒,令少司命向前倾俯,使她的头部大概在男人腰间的高度,少司命抬起头,瞪大一双妙目,披着散开的紫发看向两人,还不知他们要对自己做什么,紧接着从门口又进来了四五个大汉,每个人的眼里都充满着欲望看着自己,少司命不禁心里一阵发慌,一个男人走到少司命的面前,解开裤带将衣裤褪下,少司命急忙将头低下,她的眼前就是男人的阳具,紫眸中荡起一丝波澜,男人抬起她的头,少司命看着眼前的阳具正在兴奋的颤抖着,并且在不断向自己的脸靠近,心里更加紧张,男人冰冷地说道:“张开你的嘴来吃我的肉棒。”

    少司命心想果然是这个...不要.......于是她急忙左右摆头,希望挣脱男人的束缚,可男人并不放过她,一手按住她的头另一手钳住少司命的下颚,把她的小嘴捏开,将阳具狠狠地戳了进去……直捅进少司命的喉咙,她不禁发出痛苦的呜呜……声,男人阳具的腥臭开始司命只得握着两条阳具右一口、左一口的轮流含着啜着,在少司命的双唇夹攻下,两个男人也很快忍不住爆浆,两条肉棒一同放入口中射精,射精时候有些精液还弹了出来,又或挂在少司命的嘴边......5个男人纷纷在少司命嘴里射精后,她的嘴里,脸上以及头发上满是男人的精液,而且自己还咽下去不少,感觉两颊酸痛,阵阵反胃。

    男人们又将绑她的木板翻过来,使她仰面冲上,洁白的玉体顿时映入了几个男人的眼中,纷纷挺着自己的肉棒在少司命的玉体上摩擦着,有的抓住少司命的玉足,把自己的龟头在上面摩擦,有的抓住了少司命的玉乳用肉棒在上面蹭着,还有的拿着少司命如藕的玉臂,把自己与少司命玉臂差不多粗的肉棒在上面摩擦,剩下两人分别抓住少司命的两条玉腿在上面蹭着,少司命被折磨的眼中满是悲哀。

    很快便有男人按耐不住了,走到少司命两腿之间,将少司命的两腿分开搭在肩上,对着少司命两腿之间的那条肉缝狠狠一戳,少司命忍不住惨叫了一声,不过这个男人可不懂得怜香惜玉,每次都用全力插入少司命的小穴,将少司命的阴户操入翻出,少司命忍不住大声惨叫着,啊...噢!轻一点...啊~~~……与此同时那名叫阿金的男人走到少司命上方,将肉棒对准少司命大声惨叫的小嘴捅了进去......在一个时辰的凌虐过后,少司命已经被5个男人干得筋疲力竭,全身上下满是精液,尤其是小穴和嘴角,都有精液不断流出,这时一个男人拿来了一个针管,里面盛放着澹黄色的液体,少司命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明显不是什么好东西,眼中透着绝望轻轻摇头,但男人并不理会她的举动,手握针管扎入少司命的玉臂,将针管中的液体打了进去......很快少司命觉得意识模煳,双眼迷离,一股异常强烈的欲望充斥着全身,男人们看见药物起了效果,便又开始了第二轮的轮奸......一个男人掰开了少司命的两条玉腿,将肉棒勐地插进了少司命的嫩穴,少司命猝不及防忍不住噢了一声,听的周围男人全都精神一振,肉棒纷纷再次兴奋起来,少司命的双脚被撑架得高高举起,男人动作分明,一下一下的用力戳她,少司命在药物的刺激下淫叫连连,突然间,少司命高声尖叫起来,腰肢僵直,脚丫抽搐,一大股淫水喷泉般的从她被肉棒塞满的穴儿口爆发出来,周围的男人们都看得目瞪口呆,再也忍受不住刺激一拥而上包围了少司命雪白的玉体......三个时辰过去了,少司命已经没有了一丝力气,身上像被精液洗了澡一样,这次就连后庭也不断流出精液,5个男人也已经处于强弩之末,于是,少司命便被带出了牢房。

    经过了一天的歇息,被清洗干净的少司命面无表情地躺在床上,她的内力已经被特殊的药粉祛除,已经没有一丝功力,与一个普通的女孩毫无差别,但身体周围仍然浮现出一种常人所没有的冰冷气场,这时候,房门被打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了两个男人,对着少司命说:“公子叫你过去。”

    少司命面带寒霜,慢慢从床上下来站到地上,随着男人走到公子的住处。

    到了住处,屋内正中间摆放了一张椅子,公子正坐在上面,看到少司命走到他面前,淫笑着说:“怎么样啊小美人儿?昨天被调教的还不错吧?嘿嘿嘿...”

    少司命冷眼看着他,但公子并不以为意,而是慢慢的解开裤带,褪下裤子,将那根又粗又硬的东西又露了出来,接着抬头对少司命说:“来吧,你知道你要做什么。”

    少司命眼中起了一丝波澜,但还是跪在了公子两腿之间,将公子的肉棒含住轻轻吸允,时不时用舌头刺激尖端,“喔……就是这样,蛋蛋也帮我舔一下。”

    公子被少司命的香舌刺激的飘飘欲仙,少司命闻言顺从的将嘴移到下方,伸长舌头舔舐公子生殖器下面软垂的囊袋,“簌簌……簌簌……簌簌……”

    看着越来越服从的少司命,公子揉着思静柔软的秀发笑道:“不错喔,只有想这样听话才能少受一点皮肉之苦,少司命仰着头伸长舌头舔着公子的睾丸,黝黑的肉棒贴在她的脸蛋上摩蹭,以往倔强高傲的双眼如今变得黯澹,“簌簌……簌簌……簌簌……簌簌……簌簌……”

    少司命乖巧服从地舔着公子生殖器囊袋的皱褶,公子满意地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