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写这也是很耗神的啊,我是说,在回忆的时候说不定自己兴之所至就想来一下。

    所以就隔一段时间回忆一下。

    几乎在每一个班里,都会有一个可爱的女孩。

    而在我所住的地方,一楼就有一位可爱的女孩,娇小的个子,带着一点肉感的脸,总是矜持的样子,留着刘海儿。

    她总是和她隔壁的一个女孩一同进出。

    同她隔壁的那个女孩,在女孩当中算是长的颇高,一米七。

    而且身材相当的丰满,如果你非得问我她像谁,我会说,像是伊莎贝拉·莫奈。

    后来,当我在《变形金刚·最后的骑士》上看到伊莎贝拉·莫奈,立刻就感受到了注视那个女孩的感觉。

    她像是电影中的伊莎贝拉,总是穿牛仔裤,她的一双长腿总是把牛仔裤鼓鼓的撑起,看起来很有肉感,又觉得健康结实。

    她穿的上衣也是,尽管腰部在女孩当中或许不显得纤细,但胸部总是把衣服给鼓得绷紧。

    有时放学,她恰巧走在我的前面,在光线强烈的日光下的窄巷里,由于几乎没人的缘故,我总是可以肆意地看着她穿着牛仔裤的翘臀,在走路的时候随着步子不停的扭动;而当我与她正面相对时,远远的,我可以看着她的胸前鼓起的被衣服与胸罩包住的胸——我一直认爲女孩穿上衣会更性感,因爲由于胸罩和衣服的缘故,胸部会显得更爲的丰满——近时则目不转睛的直视前方继续走。

    她,穿牛仔裤的丰满女孩,总是衣服面无表情的样子,加上她的身材有些健壮的样子,感觉便像是女性中的独立者,一个女性中的强者。

    而那个可爱的女孩,我总是见她微笑的样子,笑时,有小小的酒窝,甜甜的。

    或许这个丰满女孩就是这样的性格,晚睡的我总是在十二点之后,见她屋里还亮着灯,估计是在学习。

    对于她们两个,我所知道的并不比知道短发女孩的情况更多。

    我没有看到过她们屋里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布置。

    而短发女孩,我甚至知道,她屋内的床是特地从家里搬来的,而我们都是睡的屋内自带的。

    如果说我对哪个女孩的房间最熟悉,则是临近大门的那一个。

    因爲,我偷偷的进去过。

    忘了当初是一种怎样的季节,她的门上的锁坏了,我进去之后感觉到的就是阴冷,房间的位置不能接受到任何的光照。

    我小心的用椅子重新顶好门,开着手电筒,不敢开灯,在她的房间里四下观察。

    我内心最爲强烈的欲望就是找到她的内裤、胸罩。

    偷进她的房间,感觉到无比的胆战和快意。

    最令我全身都警觉起来的时候,是推开她的房门的时候,因爲——虽然当时是上课时间,我并无法绝对的肯定,她不在房间里。

    她有可能请假从学校回来了,也有可能她的确不在,但是她的家人在。

    但是我心中无比强盛的欲念让我鼓起勇气推开了那扇漆着红漆的木门。

    我想,若里面有人,我就对那个人说:“我听到里面有动静还以爲是小偷。”

    当然,这说辞是何等的牵强。

    但是,里面没人!我在她的房间里四处翻看。

    她书桌上的书籍,无非是两三本普通高中生看的千篇一律格调的杂志,一本励志书籍,更多的是高三生标志性的大量的教科书;在她床头旁的牆上贴满EXO的海报,或许是她贴的,或许是别人贴的;翻她放衣服的箱子,可惜的是并没有找到我想象中的少女清纯可人的内裤胸罩。

    我找到的唯一一个内裤,前方有着蕾丝滚边的红色三角内裤,毋庸置疑,这绝对是她妈妈的内裤。

    我不甘心的,又把她的房间翻了一遍,结果依旧未再找到其它的宝贝。

    在她房间呆久了,神经慢慢的放松了下来,我躺到了她的床上。

    我不该动她床上的东西,因爲我觉得如果她对自己床上足够熟悉,她能够感觉到床上被褥的位置变了,床单的褶皱变了。

    我小心的躺在她的床上。

    然后,我脱下了自己的裤子,握着自己的阴茎抽动着,想象着她。

    不断的告诉自己,我是在她的床上意淫着她,以此获得更大的快感。

    但是,当我拿着那个有着蕾丝滚边的红色三角内裤手淫时,我才真正的尝到快感。

    当时,就在我射了以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